跳转到主要内容

每个芯片利润只有0.5元,NVIDIA 400亿美金购买,ARM 被收购后会不会涨价?

NVIDIA 以400亿美金(约2700亿人民币)收购ARM,有人折算ARM每个芯片的利润只有0.5元人民币,而收购之初的7月份曾爆出ARM涨价四倍的传闻,那么,如果NVIDIA成功收购,ARM的授权费会涨价吗?

arm-nvidia

对NVIDIA来说,尽管还存在监管的许可问题,但是收购ARM获得的好处将很多,此前70亿美元收购了Mellanox公司,现在又掌握全球最重要的CPU授权之一,有望让NVIDIA实现CPU+GPU+网络芯片的三位一体的优势。

然而,对NVIDIA来说,ARM公司的业务模式跟自家的商业模式几乎完全不同,NVIDIA的芯片毛利率超过60%,利润极高,但ARM利润却很少。

根据软银集团年报显示,2020财年ARM业务实现营收19.0亿美元,营业利润-4.07亿美元,亏损主要系ARM中国高达16.7亿美元规模的营业利润无法并表所致,加回后ARM保持高盈利水平。

2019年ARM的营收约18亿美元,基于ARM授权的芯片销量高达228亿,算下来每个芯片只贡献了0.08美元的收入,折合5毛钱人民币。

ARM商业模式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ARM的发展史。

ARM是1978年由一位来自奥地利的物理学博士Hermann Hauser和他的英国工程师朋友Chris Curry在剑桥成立了全名叫Cambridge Processor Unit的公司,即剑桥处理器单元公司,也简称CPU公司。

成立后的几年间ARM业绩平平,工程师也人心惶惶,害怕随时会失业,在那种情况下ARM决定改变策略—公司不再生产芯片,转而以授权的方式将芯片设计方案转让给其他公司,即“partnership”开放模式,正是这种创新开创了属于ARM的全新时代,在低功耗、低成本和高性能的应用领域ARM逐渐占据领先地位,而且从90年代开始公司相继与苹果公司、诺基亚等开展合作,逐步积累了优秀的客户资源。

但是90年前以及之后20多年是英特尔桌面处理器和服务器芯片的天下,ARM经营也面临困境。

arm model

为了应对经营压力使得ARM走向了“partnership”的开放模式,即通过向合作厂商授权IP收取一次性授权费用或版税提成来盈利。具体来说,ARM的IP授权模式中,一次性授权费用通常为数百万美元,版税提成通常为1%-2%。公司的授权方式有处理器授权、处理器优化包授权(简称POP)和架构授权三种,其中处理器授权是合作厂商使用ARM设计好的处理器,不能改变已有设计,但可根据需要调整频率和功耗等参数,一些文献中也被称为使用层级授权。

POP是处理器授权的高级形式,合作厂商可在特定工艺下设计和生产优化的处理器,也有文献称为内核层级授权。架构授权是合作厂商根据ARM授权的结构进行大幅度改造甚至可以对ARM指令集进行扩展或缩减,比如苹果在ARMv7架构上研发出了自己的swift架构,华为在永久授权的ARMv8架构上设计出了自己的麒麟芯片。

arm

ARM的产品及服务中,产品收入主要来自版税提成和一次性授权费用,2015财报中版税提成、一次性授权费用贡献的收入分别为5.1亿欧元和3.81亿欧元,软件和工具收入0.37亿欧元,分别占营收的53%、39%、4%和4%。ARM的服务收入来自支持、制造及培训,2015财年达到0.40亿欧元,占营收的4.13%:

在一次性授权费用收入中,38%来自Cortex系列的授权费收入,29%来自某些战略客户的长期授权费用,这其中的战略客户主要有华为、高通和苹果等。

ARM近4年收入

根据软银最近发布的财报,从2015年到2019年整体来看,Arm的总营收都是在不断上升的,最近3年都在18亿美元左右。但也可以看出,Arm的营收从2018年开始,与半导体业务相关的收入速度开始下降,2018年和2019年Arm的净销售额同比增长分别为0.3%、3.4%,2018年Arm的专利授权收入下降了11.5%,2019年的专利授权收入也没超过6亿美元。软银的官方说法是,这主要是因为半导体市场的放缓和疲软。同时还可能是RISC-V的崛起,中美贸易关系,以及华为自研达芬奇架构这些因素或多或少都对其有一定的影响。

Arm 2015年~2019年营收数据一览(来源:软银财报)

 

虽然半导体行业的放缓导致了Arm license收入的下降,但软件和服务收入以及许可收入却增加了,其中2018年同比增长51.6%,2019年同比增长23%,达到近2亿美元的营收。软件业务的上涨主要得益于Arm数据管理业务的强劲增长,该业务是在2018年8月Arm收购Treasure data, Inc.后成立的。

被软银收购之后的几年里,Arm在研发上的投入成本更是逐年加大。由下表可以看出,2017至2019年研发投入均在7亿美元以上,占总营收的40%左右。这包括招聘了大量的员工和对新技术的开发投入。当然这也使得Arm在2017年以后净利润不断下降,2015年Arm的利润为8.43亿美元,到2019年Arm的净利润仅为2.76亿美元。

Arm 2015年~2019年支出和利润数据一览(来源:软银财报)

arm-f1

总营收保持稳定增长,20亿美元突破在即。根据软银集团年报显示,2020财年(截止2020年3月)ARM业务实现营收19.0亿美元,同比增长3.4%,近三年以较低增速稳定增长。2020财年实现营业利润-4.07亿美元,亏损主要系ARM中国高达16.7亿美元规模的营业利润无法并表所致,加回后ARM保持高盈利水平。

ARM四倍涨价风波

2020年7月15日,路透社引用四位知情人士说法,软银集团旗下的半导体技术供应商Arm Ltd.在最近的谈判中提出提高一些客户的授权费。两位知情人士表示,在最近的会谈中,Arm的销售代表要求涨价,这将使一些客户的整体许可成本提高4倍之多。

arm涨价风波

半导体授权费的成本各不相同,但对于复杂的计算核心等关键设计来说,总成本可能达到数百万美元。两位知情人士告诉路透社记者,这些涨价已经促使一些授权商考虑非Arm的替代方案,他们要求匿名讨论非公开会谈。

而Arm当时表示,它不对定价谈判发表评论。

与此同时,传出软银计划出售ARM,因此关于ARM涨价的事件,业界在后续没有再报道。

收购后会不会涨价?

我们留意到上面的涨价风波的时间:7月15日,正是软银放风计划出售ARM的时间节点上,那么这次涨价风波是软银为了抬高身价给未来的金主做铺垫还是本身遇到了商业困境呢?

由于ARM在移动端芯片几乎垄断了市场,ARM有涨价的资本,但是正是这种垄断地位,让竞争对手RISC-V在最近几年发展迅猛,如果ARM贸然涨价,涨价过程不太顺利的话,还没等到收割成功,更多的老客户和创新客户转到RISC-V上去的时候,对ARM的发展就会非常不利。同时,这种涨价策略涉及到的是一种商业模式的转变,既然要涨价,那么提供的服务也必须更到位,那么ARM短期内所要付出的成本可能更多。

因此,7月份的涨价风波可能是软银为了抬高ARM身价出售的一种手段。

但是,由于ARM与NVIDIA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同,如果ARM被NVIDIA收购,虽然NVIDIA官方表态会继续开放、独立,但是IP授权费涨价也有可能,那么涨不涨,什么时候涨就得由新东家来定了。

但是像7月份爆出的涨价四倍不太可能,否则这将对整个行业都是一场震动,势必会引起更多产业链的转移,这对于NVIDIA来说是不愿意看到的。

添加新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使用HTML标签。
  • 自动断行和分段。
  • 网页和电子邮件地址自动转换为链接。
评论语言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