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华为海思能量“化整为零”,芯片设计国产化之路圣火不熄

“国内 IC 设计行业砸钱抢人是没有底的!” 近期不只一家 IC 设计公司高管都这样对问芯 Voice 表示。

从民生消费到国家存储安全等层面,近几年各界开始意识到芯片技术的重要性,加上美国发动的科技战从 5G 技术开始打压,逐渐遍及各个应用领域,带动整个芯片行业的建置变成一种基础建设的打造。

华为海思能量“化整为零”,芯片设计国产化之路圣火不熄

 

半导体产业疯狂抢人

缺工、缺人、缺才,一直是中国各行各业面临的共同问题,芯片行业的缺才更是严重,这也衍生行业内恶性挖角的现状。

IC 设计业者对问芯 Voice 表示,在中国大陆一个工程师的职业生涯累积到 3~5 年后,开始进入资深工程师,这阶段的工程师在经验上有积累,“肝” 也还算青春新鲜,因此是最抢手阶段,平均月薪可以到 3 万多人民币。

生态相对成熟的台湾半导体行业,在比较有竞争力的企业中,资深工程师月薪也是 3 万人民币起跳,薪资水平最优的就属联发科和台积电,另外如联咏、瑞昱的待遇也是很不错。

台积电每年冲刺高端工艺且不断扩产,需要非常大量的 “新鲜肝” 来轮班,毕竟 “十万青年十万肝、台积轮班救台湾” 这口号不是喊假的。

不过,现在台积电也有感于台湾的 “新鲜肝” 不够,也开始要前进美国亚利桑那州设厂来去 “寻肝”。

2000 年左右的美国硅谷,半导体产业的工程师总监年薪大概 15 万美元就封顶;现在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光是硅谷的物价、房价都翻了好多倍,薪资当然也要上调。

美国硅谷总监等级的工程师、首席工程师 Principal Engineer,年薪大概有 22 万~30 万美元。还是看公司规模和运营,越知名的芯片大企业当然可以往高标靠拢。如果能做到副总、Fellow、Scientist 等级,薪资当然不止于此。

不过,半导体行业的工程师薪资水平,在硅谷与 Google、脸书、亚马逊这些互联网巨头相比,还是相形失色。

在欧洲,半导体工程师的薪资水平则是略低于美国硅谷。一般 5 年资历的工程师月薪大概 5~6 万欧元,总监级别的工程师如果不算欧洲的养老金贴,可能不到 20 万欧元。

现在国内的半导体工程师的行情则是相对混乱,很多挖人的价码常常超出合理范围,是没有底线的。

有家芯片业者表示,设计业抢人抢得非常凶,且几乎是砸钱挖人,更多是竞争同业锁定名单,开出薪资两倍来挖角,公司在求才留才的原则上,会希望找志同道合,对未来十年职涯价值观上符合的人。

华为海思能量“化整为零”,芯片设计国产化之路圣火不熄

 

海思独大局面出现变化

国内芯片设计行业的另一个现象是华为海思的人才有逐渐往外流的迹象。

一位 IC 设计业者很坦诚表示,“我知道这样说很残忍,但如果海思不是因为美国禁令之故,前进的脚程暂时休止,国内所有 IC 设计业者的压力都是大得不得了!”

因为海思在 IC 设计领域不单是 5G 技术领先,后来变成每种 IC 领域都想自己做,有点走上三星一家独大独揽的路子,只差没有 IC 制造,国内其他的 IC 设计公司和海思根本没法竞争。

论规模,谁比得上海思;论技术,海思已经做到最高端的 IC,往下做各种 IC 难度都较低。有海思在前,格斗级别完全不在同一个等级,但又是绕不过的竞争对手。

讲一个最实际的,以海思的 IC 需求量光是投片成本就比其他中小型 IC 设计公司平均低 20~30%。台积电的计价很公平,量越大、价格越低,这个成本反映到卖价上,哪一个中小型 IC 设计公司比得过,这已不是努不努力的问题。

业界进一步分析,没有海思,国内芯片设计的能量非但没有减弱,甚至有 “化整为零” 的迹象;一来是中小型 IC 设计公司的巨大压力暂缓,二来是获得一些释出的人才。

华为海思能量“化整为零”,芯片设计国产化之路圣火不熄

 

台积电中国区客户营收变化

从台积电 2020 年第四季的财报可以看出,中国区客户的占比从 2020 年前三季的 22%,下降至 6%。

为什么台积电中国客户占比在 2020 年会达到 22% 超高水准?因为当时华为海思怕禁令之后会无芯片可用,提前疯狂拉货备货的结果。

回头看还没有发生美国禁令事件之前,中国区营收对台积电的占比是多少。2016 年为 9%、2017 年为 11%、2018 年开始大幅提升至 17%,可以推测这大部分都是海思的贡献。

海思的成长速度一路直冲,直到 2020 年为了储备库存大举拉货,让整个中国区占台积营收来到 22% 比重。现在海思被禁,中国区占台积电比重降回 6%。

当然,纯粹看中国区营收占比也不公平,因为整个台积电营收也在成长,尤其是北美客户(苹果 / 高通 / AMD / 英伟达等)成长非常快速。

但这些数字的变化,仍是隐约看出海思一家公司占中国 IC 设计行业的份量之重,拿掉海思,中国区占台积电整个营收的比重骤降。

但这对国内其他 IC 设计公司而言,或许会是一个重新起跑的转折机会点。

华为海思能量“化整为零”,芯片设计国产化之路圣火不熄

 

有故事,资金永不匮乏

国内芯片设计业人才匮乏,但资金却是源源不绝。

现在国内外新创公司的创业故事,已经没有 20 年前美国矽谷那种车库创业的传奇与克难了。

现在芯片募资环境是只要会 “讲故事”,钱不是问题。当中一个趋势是,要有高端工艺技术的含金量,故事说起来才会够漂亮,现在就算是 16nm 的芯片,故事可能还不太够。

很多新创公司的工艺技术规格会比上市公司更积极,敢喊出要开一颗 7nm/5nm 芯片,自然有人会愿意 “捐钱”。

这也衍生出另一现象,新创公司会比上市公司愿意出天价抢人。因为新创公司会比较需要往高端工艺技术走,像是人工智能、比特币、CPU/GPU 处理器等,形成高端工艺、募资需求、高价挖人这三个环节是相扣的。

至于最后产品做不做得出来,能够支撑得了 “故事”。业界认为,只要做得出 working chip,最后不是出来一颗石头,就很容易有下一轮募资进来。

从 16/14nm 工艺世代之后,有能力开高端工艺产品的 IC 设计公司不再只是高通、赛灵思、博通这些 “老牌贵宾” 而已,比特币、AI 芯片也常常出现在高端工艺的名单中。

例如,台积电最近几代高端工艺技术的第一代导入客户都是比特币挖矿机芯片业者。比特币矿机芯片相较其他芯片简单很多,需要的 “技能” 是不断重复做高速运算的工作。

为了达到 “算得够快” 这个目标,因此需要最先进的工艺技术。基本上,只要把单一功能做满整片晶圆,连 IP 都不用,对良率也不太敏感,这类的比特币挖矿芯片就成为台积电在调教高端工艺良率初期的最佳合作伙伴。

早年,台积电在冲 28nm/16nm 高端工艺的良率时,也是有其他竞争对手撩狠话要来ㄧ场较劲赛。当时台积电私下对业者透露,良率绝对可以比其他竞争对手更快速提升,这是一场稳赢之战。

因为台积电有客户愿意不计成本去试投片,不论烧坏多少晶圆片,就是要把良率拉起来,指的就是当时的比特币挖矿机芯片业者。这些公司满手钱,刚好台积电也需要这种 “不计较小钱” 的冲锋部队来帮忙拉高端工艺的良率。

当你烧的晶圆数量是对手的数十倍,良率一定会起来,所以台积电和比特币挖矿芯片这类的公司,彼此各取所需。

华为海思能量“化整为零”,芯片设计国产化之路圣火不熄

 

整体来看,国内半导体行业在美国这一波制裁下,激发出更明确与积极的国产化目标,在每一个 IC 赛道找到国产替代的解方,是未来发展的趋势。

单是华为海思一家企业,其实就实现了不少 IC 国产替代的目标,还冲进全球前十大 IC 设计公司之列,如今嘎然而止,这对国内 IC 设计产业的发展而言,会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转泪点。

未来中美双方的关系会怎么发展?我们都没有预测未来的水晶球或是未卜先知的能力,但前方总是有路走。例如华为的中低端手机不就独立成立了 “新荣耀”,现在也获得各家 IC 大厂的支持。

未来海思在每个芯片赛道上所让出来的市场份额,设计人才的移动,将会成为国内芯片国产化运动下的基础养分。

205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使用HTML标签。
  • 自动断行和分段。
  • 网页和电子邮件地址自动转换为链接。
评论语言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