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恐惧与战栗:5G争夺战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李亦儒、何思妤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哪怕我们的手机好像已经不再需要更快的网速了,那些商人们和投资人们也不会让我们闲下来的。


谁能想到4G的果实是被抖音摘取呢,如今大家对5G时代的行将到来兴奋又不安。

蹭5G

 

5G究竟会不会是一些手机厂商翻盘的机会呢?

 

互联网公司的速度果真还是要快些,一加手机和小米手机就已经用5G网络发了微博,公布了商用5G手机的上市时间,都是今年。

 

看来5G的高速公路还没修好,赛车选手们就已跃跃欲试了。在新的通信技术时代,他们真的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吗?

 

“商业人物”就此问题访谈了一家连年亏损数千万元的手机公司,他们在2G和3G初期非常成功,建立了六七百人的研发团队和四百多人的市场团队,CDMA 时代国内约60%的手机用的都是他们的设计方案,但现在,他们好像并没有把5G视为多么重要的机遇。

 

他们的CTO说,以前的辉煌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市场混战,二是前景模糊,有人看得懂有人看不准,投入了的公司即为抓住了机遇,“但是到了5G,市场格局已经变化,选手们基于之前的知识,知道在时代变迁的时候一定要干,大家都会干的。那么像OV一样的巨头,在投入上肯定远远大于我们”,换句话说,5G反而是加固了已有巨头的地位,而不是给小手机厂商创造了机会。

 

不止一个亿,他简单测算成本,如果把资源倾斜到5G上,在出产品之前的研发阶段就要投入五千万元,更不用说在后期的产品迭代中,无论是成本还是速度,一家持续亏损的手机公司都显得力不从心。

 

毕竟不像3G到4G的迭代,手机不用换,只是换个SIM卡。而4G到5G,测试标准全部推翻,几乎是重新定义了一台手机。

 

尽管手机厂商们都展示出了不遗余力的决心,但目前看来,所有公布计划的手机品牌,只是表明了硬件上支持5G的态度,不管这种态度,是通过斥巨资建立实验室表明,还是口头表明,创新应用和服务都尚未出现,比如实时VR/AR、高清视频通话、无线遥控功能——这些都需要芯片和系统领域的强研发力做支撑。

 

2G时代的霸主Nokia 在3G时代被苹果手机颠覆了,根据我们访谈的几位业内人士,他们的观点基本一致:新的生态系统带来新的巨头,这种故事如果再发生,它的突破点应该是在颠覆性的应用,所谓技术为主,应用为王。


2019年1月9日,四川成都,中国首个5G地铁站在成都地铁10号线太平园站正式开通,标志着5G全场景连续覆盖即将成为现实。

 

5G功能无限?

 

3G到4G,数据传输速度从兆级变成了百兆级,而4G到5G,三个公认的特点(速度快、低时延、大容量)给人一种“功能无限”的感觉。

 

也许手机用户并不需要更快的网速来刷视频社交应用,但5G比4G快百倍以上的速度,却可以让每个人都成为电影导演:用手机,没有任何障碍地剪辑、传输自己拍摄的电影。

 

也许用户并不太需要几秒钟下载一部高清电影,但如果8K的电视、可以没有卡顿地无线传输,人们也许就需要更大、更多功能的电视。

 

低时延是自动驾驶技术的福音。汽车公司、各国交通安全管理局的多项实验和统计均表明,80%的公路交通事故由驾驶员在事故发现前3秒内的大意造成。如提前0.5秒警示驾驶员,60%的撞车事故可避免;如提前1.5秒警示驾驶员,90%的撞车事故可避免。从4G到5G,时延从50毫秒变成了1毫秒。

 

被称为“海信CDMA之母”的杨文琳跟“商业人物”分享了她对5G的理解:“2G到4G是做手机的,但5G不是拿来做手机的,手机只是它的一个方面。”

 

她把5G理解为一个技术平台,这个技术平台跟以往开发单一产品不同,相反,它让单产品的竞争力弱化,“孤零零地思考一个技术,说这个技术多么好是没有意义的,技术的思考一定要跟实际产业的格局吻合,找到最优的切合点,这样才能跟经营形成互相支撑的关系。如果只谈技术,找不到跟经营的切合点,那么这个技术也不会做好。”

 

杨文琳是通信技术专家,现任海信医疗设备公司副总。她认为5G在医疗领域的一个重要应用场景是救护车。如果救护车在急救的过程中能够做出诊断,比如被救对象是否脾脏破裂或颅内出血,第一时间的诊断加上及时救助,能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如今救护车上20分钟到半个小时时间里,便携式超声或小型CT 测出的图像,还没有办法实时传给在医院等待患者的医生——救护车需要5G。在此之上,偏远山区的远程诊断也需要5G。

 

蚂蚁金服和滴滴出行投资的明觉科技,一家专注于汽车后市场数据与创新应用解决方案的公司,CEO周凯对商业人物表示,5G时代,他们的核心服务智能定损,能让公路上发生碰撞的车辆,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定损与理赔的初步工作。

 

2018乌镇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表示正在认真考虑对VR版本的微信开发,预计明年可以正式推出。2018年,“产业互联网”成为了腾讯的关键词。有行业人士把5G理解为一个互联网+物联网的无线通讯平台,实体经济互联网化,诞生了很久却一直不温不火的物联网,也终于等来了5G。

 

刚刚发布了AI芯片的思必驰公司CMO龙梦竹对“商业人物”说:“关于5G,跟我们行业的结合点在于, 速度和带宽的提升,能给人机交互降低网络门槛,提高反馈速率。 会有更多产品联网。加速全行业AI化的速度。”

 

5G的对手是谁?有人认为是WiFi,也有人认为不管是4G网络还是5G网络,WiFi都是其补充。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移动网络的速度越来越快,人们也越来越多地使用WiFi发短信和通话。

 

多国围剿,华为胜算几何

 

“我们5G就是争夺上甘岭,就是世界高地。5G这一战关系着公司的生死存亡,所以我们一定要在这场战争’中不惜代价赢得胜利。”去年10月,任正非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强调道。

 

华为早在2009年启动了5G研究,但其5G之路并非坦途。特别是2018年以来,以美国为首,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新西兰等国以安全为由“围剿”华为,将其排除出5G建设竞标范围。

 

而鲜为人知的是,上述五国都属于一个叫“五眼联盟”的情报组织。去年12月,《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曾曝料:“五眼联盟”成员国情报部门领导人在7月举行过一场秘密的“龙虾晚宴”,共同讨论过“如何将华为排除出5G采购名单”。《新西兰先驱报》甚至把“五眼密谈”和“孟晚舟事件”联系到了一起。

 

5G以外,华为的手机近年也遭到美国封杀。去年年初,华为发布会前一天,AT&T突然单方面宣布取消合作,放弃在美国销售华为手机。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一份遭泄露的美国情报承认,从去年年初,美国就开始对华为深感担忧。“我们正在失利。谁在5G技术和市场份额方面领先,谁就拥有巨大的优势,占领信息领域制高点。”

 

对此,有通信行业专家称,“5G不仅是一项技术,它背后的经济利益以及对社会管理的颠覆作用让它成为一种政治。”而华为在5G博弈中处于何种位置?关乎中国能否依靠5G在全球通信领域领先。


 

纵观通信设备市场,从诺基亚、摩托罗拉、西门子、爱立信、阿尔卡特、朗讯、中兴、华为、巨龙、大唐等十多家厂商,到如今诺基亚、爱立信、中兴、华为四分天下,留在牌桌上的通信设备商越来越少。

 

在5G技术储备上,华为以1480项专利位居全球第一(占比28.90%),在5G协议的制定上,华为主导的Polar成为“控制信道”的短码标准,也是首次进入基础通信框架协议领域的中国公司。在去年年底的全球移动宽带论坛上,英国电信首席架构师麦克瑞甚至说,“迄今为止,真正有资格被称作5G供应商的公司仅有一家,那就是华为。”

 

尽管遭遇多国围剿,但据华为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华为已经在全球签订了26个5G商用合同,出货超10000个5G基站,并且与全球50多个商业伙伴签署了合作协议。

 

目前,华为通信基站占据了澳大利亚55%的市场份额,英国的网络通讯领域技术也依赖于华为,新西兰早就在4G基站上大量采用了华为提供的设备......随着5G建设进行,依靠着自身技术优势和超强的性价比,各大运营商可能仍将考虑与华为合作。华为也表示,“如果西方将华为排除出5G流动通讯领域,将导致成本上升及损害创新。”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华为在日本第一运营商NTT Docomo的5G试商用测试速率达到了4.52Gbps,相较美国AT&T快了21倍多。一直对华为5G犹豫不决的人口大国印度也宣布允许华为5G测试,认为对华为的打压不利于印度4年建设完整的5G服务。

 

华为之所以能在5G时代领先,靠的是高额的研发投入。华为官方表示,截止目前,华为在过去的十年内投入了4000多亿进行研发,而任正非也多次在公开表示华为将每年拿出营收的15%拿来用在科研投入。

 

与此同时,华为还是一家拥有自主5G芯片的手机厂商。高通的855芯片可支持5G网络,华为也设计出了麒麟980芯片,留有5G通讯基带接口,可外挂基带。据传,华为下一代麒麟990将会采用内置5G芯片,技术上更为先进。预计商用时间为2019年,届时将与采用高通芯片的三星、小米、OPPO、vivo等争抢5G手机首发权。

 

在消费终端领域,去年下半年还有爆料称,华为、OPPO、vivo等手机厂商正在调研电视市场,后续或将正式进军电视市场。虽然vivo、OPPO内部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予以了否认,不过从OPPO独立出来的一加手机却正式宣告将进入电视市场。

 

为什么华为现在要做电视?在传统电视厂商从业人士看来,华为要做电视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因为5G的发展,“华为结合它的5G,结合它的电视,它会通吃天下,很可怕的,这东西确实是很可怕的。”

 

频谱分配落定,运营商何去何从

 

毫不夸张地说,5G的到来正在引发一场全球范围的“军备竞赛”。火药味不仅在产业链上游(包含基站、天线、光缆、芯片、射频器件等通信设备)弥漫,中游(各大电信运营商)以及下游(包括手机厂商在内的各类终端设备商)也在蓄势待发。

 

中国在移动通信领域经历了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并跑的发展,中国在3G时代比海外商用晚了8年左右,4G晚了3年左右,如今5G来临,中国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又站到了新的赛道上。他们又将争夺些什么?

 

目前,在国家大力推动5G发展的政策下,中国移动选择在杭州、上海、广州、苏州和武汉5个城市开展5G外场测试,每个城市将建设超过100个5G基站,还将在北京、成都、深圳等12个城市开展5G业务和应用示范。中国电信在2017年启动6个城市5G创新示范网的基础上,2018年试验规模将继续扩大到17个城市。中国联通则在全国16个主要城市开展5G试点试验。尽管三大运营商的区域部署各有侧重,但时间线上都是在2019年预商用,2020年正式商用。

 

据人民邮电报2018年12月6日报道,三大运营商的5G频谱划分终于敲定。从频段获取来看,中国移动获得2.6GHz频段160MHz带宽和4.9GHz频段100MHz带宽,中国联通和电信获得3.5 GHz频段。

 

看上去,中国移动无论是频段和带宽上都多于联通和电信,但2.6GHz和4.9GHz的产业链都不成熟,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运营商,目前的测试更多的集中在3.5GHz中频段,该频段在多数区域并未占用,运用商可直接铺设5G网络,也被业界视为5G的黄金频段。

 

根据三大运营商2018年年中财报,中国移动4G用户数占三大运营商总体的62%,更是占据了三大运营商的77%净利润。频谱分配方案让三大运营商获得了尽可能平衡的5G筹码。

 

5G频段划分确定之后,运营商部署和运维5G网络,需要巨大的投资。但4G时代单纯的通信流量、通话服务经营模式已走到尽头。工信部通信科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事曾预测,运营商的流量增长将在2020年达到巅峰,此后将进入微增甚至下滑通道。

 

3.5GHz的产业链已经在加速成熟,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获得了起步阶段优势。但中国移动作为龙头企业拥有强大的号召力,资金和人才都不缺少。5G商业模式尚未形成,如何平衡投入与产出比,将成为运营商面临的巨大挑战。

 

如果运营商以前更多的是面向TO C端,那么在5G时代,运营商需要更多面向TO B端。在业界人士看来,5G需要构建完善的产业链,从芯片、器件,到终端、系统、仪表,通过运营商串联起来,去赋能各个行业。去年,中国移动就称,已拥有基础通信、物联网、车联网、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云端智能机器人、工业互联网六大领域51家合作伙伴,建成首批4个开放实验室。

 

此前传出广电国网还将获得4.9GHz频段50MHz频谱,并将700MHz频段的96MHz带宽由工信部划归IMT使用,在本次频谱分配方案中并未提及。然而,即便广电能拿到5G牌照,成为第四家运营商,资金和人才也是难题。业界人士悲观地告诉“商业人物”,“广电就算拿到了牌照,又有几家网络公司有财力和能力运营好牌照?”


频谱分配是5G的基础,下一步运营商将迎来正式牌照。工信部部长苗圩今日接受央视采访时透露,今年我们将进行5G商业推广,一些地区将会发放5G临时牌照,下半年还将用上诸如5G手机、5GiPad等商业产品。看来,运营商的5G战事才刚刚开始。

 

4G还没用多久,5G已处于商业化前夜,而6G也已在路上。据香港亚洲时报网站1月7日报道,中国内地的一些工程师和利益攸关方已经在为6G做准备。另据接近工信部5G工作组的媒体消息人士说,中国预计将于2020年正式研发6G、2030年6G投入商用。


*图片购自视觉中国


投稿、约访、合作,联系邮箱:bizleaders@qq.com

添加微信hsy111520,邀您加入商友会


微信名:商业人物

微信ID:biz-leaders

1.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联系人微信ID:hsy111520)。
2.喜欢就分享出去,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3.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

李亦儒、何思妤

添加新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使用HTML标签。
  • 自动断行和分段。
  • 网页和电子邮件地址自动转换为链接。
评论语言代码。